广告合作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合理安排看片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  首页  »   明星模特 »  淫徒的堕天使

淫徒的堕天使

更新时间: 2019-08-28 14:26:05

堪称本校第一美少女的,是谁呢?峰山正树在上学途中,总会思考着这件事,今天也不例外。

同为三年级之中,好像没有足以让人惊艳的女孩。外人常说自己的学校是美少女学园,他却觉得自己的学年是例外。正树也很清楚,自己没受欢迎到可以对女孩子品头论足的地步,不过至少想像是自由的。

那么说来。二年级的话……嗯——是有些不错的……正树心想:我来选的话,图书室的女孩是第一名。她虽不那么引人注目,但气质出众。经常在图书室的二年级女生,皮肤白皙个性乖巧,像是个老实、纯情的孩子。正树并不爱看书,但为了偷看她,常会到图书室去。

二年级就是她了,那么一年级……「哥!」「哇!」突然由后方被抱住,让正树着实吓了一跳。

「哎呀!吓到你了啊?」「寿命缩短三年了。」正树边说着,停下脚步,回过头。

「因为沙贵今天想和哥哥一起上学嘛!可是哥哥都不等我。」说话的女孩有一只滴溜溜的眼睛,透露着埋怨似地向上望着正树:「用跑的到这里,都快喘不过气了!」「等你的话会迟到的!」「什么话嘛!人家每天都有游泳社的练习,都比哥要早出门。还是说……你觉得跟妹妹一起走会不好意思?」「……」「啊!脸红了!哥好可爱!」「笨蛋!」正树轻轻敲了一下沙贵的头。

「好痛!啊!哥你看,围墙上有只小猫!」沙贵叫道,兴高采烈地跑向小猫,「猫咪过来,放心,不会欺负你啦!过来……啊!跑掉了。好可惜……」沙贵嘟起嘴,又跑回正树身边,继续说道:「哥,我跟你说喔,我们班有一个人好喜欢猫咪……」沙贵边配合着丰富的表情与动作,高兴地对正树说道。

而正树,神情有些茫然地凝望着沙贵的脸蛋及丰富的肢体语言。好可爱……好像一根分叉也没有、非常适合绑蝶结的秀丽长发……小小的脸蛋上,有着长长的睫毛和骨碌碌转动的大眼睛……鼻子和嘴巴也非常小巧玲珑,淡桃色的只唇则柔软而丰嫩。

虽然她身材稍微矮小,看起来也较为纤弱,但因从小学开始就学游泳,身材比例反而相当匀称。不只是一年级,全校最可爱的女孩,绝对是沙贵。这一点,从好久以前就发觉了。

但是,沙贵是正树的妹妹。对妹妹抱持着这种和『恋爱』没两样的感情,是不对的。也因为如此,正树每天都在思考有没有超越沙贵的美少女,并且尽量注意不和沙贵两个人独处。

「哥!你到底有没有在听人家的话啦!」沙贵嗔道。她不知道正树的心情,天真地仰慕着哥哥。

「呃……抱歉,因为我今天一大早就牙痛。」正树不敢正面回答,只好找借口。

「妈早就叫你去看牙医了啊!还没去吗?」「嗯,太麻烦了。」「天生的懒骨头。你这样下去永远也交不到女朋友的!」听到这句敏感的话,正树突然抓狂,抓着沙贵的头压在自己胸前,骂道:

「多管闲事!」「呀……哈哈!对不起啦!」「不原谅你!」「不要啦!讨厌……哈哈哈哈……」两人互相嬉闹捉弄,沙贵笑得连眼泪都快流出来了。

兄妹……可是,事实上……正树不敢再想下去,快步追上笑着逃开的妹妹。

「啊!」「呀!对不起……」沙贵撞到了旁边的男学生,连忙道歉,正树也急急忙忙赶上前去。

「对不……啊!」正树道歉时看见了对方的脸,一下子愣住。

「守君……」「唷!早安,峰山。」和往常一样,神崎守总是以从容的态度向正树打招呼。

头脑明晰,容姿秀丽(怨恨啊!),完全像个冷酷的大人。不像同年纪的人该有的、似乎令人难以接近的气质,使得班上同学称呼他时加上『君』的,绝不只有正树一人。

「好可爱啊,你的妹妹吗?」阿守说着,对沙贵微笑:「我是神崎守,是你哥哥的朋友。」「啊、是,我是峰山沙贵。」沙贵像个怕生的小孩,神色不安地向阿守点头。

朋友?什么时候开始的?正树不自觉地凝视阿守。虽然是同班同学,但几乎没有和阿守单独聊过天。

阿守望着沙贵,又笑了起来,彷佛在说『怎么了?』脸孔虽然是笑咪咪的,阿守的眼睛却完全没有笑意。他身上那股阴森森的压迫感紧逼而来,使得正树只能沉默。

「啊、哥,我、我先走了。」沙贵似乎也感觉到阿守所带来的独特气氛,没命似地跑掉。

「正树,我不知道你有这样的妹妹。」阿守语气极其平常地叫他『正树』。

「啊……我们不太像……」正树答道。他怀着一种怪异的感觉,和阿守并肩而行。

「你们感情很好嘛!就像男女朋友一样。」「女朋友?别开玩笑了!」突然被掴到痛处,正树不禁高声喊道:「她只是妹妹而已!虽然没有血缘,但是那种小鬼……」「没有血缘!?」阿守停下脚步,睁大着眼睛望向正树。

「啊……不是……」完了。正树心想,不小心说溜嘴了。

「你和她不是真正的兄妹?」阿守的只眼突然炯炯发亮,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似地。

正树不得已,只好接下去说道:「……沙贵是在很小的时候,因为某些原因被我们家领养的。我……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。」「她知道这件事了吗?」正树摇头,「我不想告诉她。但是她总有一天会知道的。」「你伪装和她是兄妹关系,只不过在欺骗自己罢了。」其实阿守根本没资格批评到这种程度,但他假装没察觉到正树的忿恕,蛮不在乎地问道:「对了,你牙痛啊?」他问道,轻易地改变了话题。

「呃……是啊……」「其实我母亲是牙医。如果是我的朋友的话,她会特别温柔的。你今天就去我母亲的医院吧!健保卡的话,随时拿来都无所谓。」「可是,那个……」「就这样吧!我母亲的技术很高明的。」阿守轻拍正树的肩膀,纤细指尖的冰冷触感由衣服上传来。后来,正树才想起,自己和沙贵说到牙疼的事时,还没看到阿守出现。那么说,阿守是躲起来暗中注意他们的啰?

不会吧?阿守为什么……※※※结果,正树接受了阿守的建议,在放学后来到神崎牙科。阿守的母亲静子,好像是这家大医院的院长。但是,阿守并不在。

「我会先打电话通知母亲,你到医院后,就到办公室打个招呼。我……今天有点事,要为了我和你的未来做些准备。」说完后,阿守浮露出另有深意的笑容。

什么我和你的未来,乱恶心的。正树心里这么想,阿守独特的高度压迫感,仍不知为何使正树无法违抗。

「对不起!我是峰山正树。」正树敲了敲办公室的门。

「……」里面似乎有人,却没来应门。

  也许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