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告合作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合理安排看片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  首页  »   明星模特 »  校园囚禁

校园囚禁

更新时间: 2019-08-28 14:26:03

自从失去处女之身后,圭介每天都要拥抱著由贵子。他的性欲无休止地膨胀,每日能射精四、五次之多。

  圭介的性格像中年男人般的固执,肉体却只有二十岁,正是年青力壮、精力充勃,是可以射精最多的时期。

  不用说,不仅是正常位的性爱,连后背位,乘骑位等一切性交体位他都尝试过了。

  他有叫由贵子替他口交,让他勃起。而在口内或脸上射精他却未曾试过。

  圭介为了有意识地挑动由贵子阴道的性敏感,他计划每次都要对由贵子作体内精。

  他也很怕由贵子怀上孩子,给自己带来拖累,因此只在有怀孕危险的日子性交时,才会要求在口内射精。

  由贵子一点也不觉得开心。尽管如此,也许是被插入习惯了,在作活塞运动时,她的喘息、她的呻吟,连她自己也没有觉察到:她由哀怨的神色变成有甜蜜的快感了。

  「她已经有了些微变化啦,任凭她内心多么想拒绝我,可是她的身体有了敏感的反应,她没有我,就不能生存了。」圭介心中这样想,他默默地专心开发由贵子身上的性感部位。

  「喂,今夜要从背后来进攻啦!插进之后,要多小时间才拨出我不知道,要等爱液流得很充分,充分勃起才干!」圭介让由贵子全身赤裸,他从衣柜中取出了一件东西。

  「喂,你来看!今夜你就穿上这件衣服吧!你也很怀念它吧!」圭介说。

  圭介从衣柜中取出的是一件由贵子中学时代的校服:

  雪白恤衫,深监色校裙。

  圭介一直很好地将它保存著。

  当圭介将雪白的恤衫要由贵子穿上时,由贵子默默举起了手腕开始穿了。虽然事隔两年,但由贵子体形并未有多大的变化。

  当她穿上校服校裙之后,忽然间,高中时代的由贵子重现在圭介的面前。

  在高中时代不曾侵犯过由贵子的圭介,现在要成熟了的由贵子回到二年前学生时代的状态,似乎这样对他更具挑逗性,更能令他兴奋。

  由贵子终于穿著一身校胀,站在圭介的面前。

  由贵子才二十岁的身材,穿上校服一点也不见不协调。而且由贵子脸上的表情也仍像处女般的含羞嗒嗒。

  一直注视著由贵子的圭介,他的心境也好像回到了高中的学生时代,那时他只管精心策划如何将由贵子搞到手的计划。

  圭介从各个角度,打量欣赏著由贵子,他动手掀起由贵子的校裙,裙子下面并无穿著底裤。

  「你还是视自己是一个高中生吧!你仰面朝天地躺下,试一试自我手淫的滋昧吧!」圭介紧紧抓住由贵子的手,摸向她那长满阴毛的耻丘上。

  由贵子战战竞竞地开始用手指去摸。圭介边看边笑,从各个角度对著由贵子按下了相机的快门。连摄像机也再度对准了她。

  由贵子修长的大腿从校裙底下伸了出来,从她的手指间,隐隐约约可以看到耻毛及那条裂缝,确实色彩分明,十分迷人。

  由贵子从来没有自我手淫的经验,虽然以前圭介写信给她要她剃下自己的耻毛时,曾稍微感到下体有点敏感,但也仅是这一次而已,以手淫为目的触摸自己的下体,她确实未曾做过。

  因此,现在强行要她自我手淫,她的动作很笨拙,也不觉得有快感,总之,她很不得要领。

  「你不能做得更像样一点吗?或者你是想我用舌头替你舐吧!」圭介说。不用说,他是很喜欢这个连自我手淫也不懂的由贵子,觉得她非常可爱。不一会,他的脸就挨近由贵子的腿间。

  由贵子自从被监禁在这里以来,每晚都有让她去冲凉入浴,不过这都是在要上床睡觉之前。所以在性爱时,全天的汗臭完全可以闻到。

  不久,圭介的脸埋向由贵子的腿间。

  「唔。。。。。。」由贵子细声地呻吟著。肉腿紧紧地挟住圭介的脸。一阵轻微的体臭刺激著圭介的鼻子。圭介鼻子碰了一下由贵子柔软的耻毛,将舌头伸进的裂缝开始激烈地舐了起来。

  「啊。。。。。。啊啊。。。。。。」由贵子拼命地想忍住喘息,但终于受不了这么激烈的刺激,还是开始呻吟了。

  圭介的舌头伸向那道裂缝不停的舐动著,待爱液流够了,他的舌头就拼命刺激她的阴蒂。爱液又粘糊又温热,还略带一点酸昧。接著阴蒂又开始闪闪发光,一下子就勃起了。

  你说:「下体好舒服呀!」

  「。。。。。。」

  圭介仰头说。由贵子只是一个劲地摇头。她是决不会说这些下流话的。

  「哼,你明明很敏感,很舒服,却要装得很不愿意。。。。。。」圭介没有强行要她说出自己的感受,再度开始替由贵子作口舌服务。他一点也不慌张,反正有的是时间。

  由贵子的下体已被他弄得爱液四溢,圭介的嘴色,脸颊也变得又粘糊、又湿滑了。

  圭介更进一步的行动是,要由贵子挺起腰肢,分开她那丰满的臀部,专心一致地去舐由贵子的肛门。

  「噢鸣。。。。。。」由贵子感到全身痒麻难当,拚命地扭动著腰肢。

  圭介闻到了一股神秘而又奇异的体臭。

  「千金小姐的肛门原来也是臭的呀!比美奈子老师的还臭哩!」圭介说。

  「啊。。。。。。求求你,你不要再说。。。。。。啦!」原本紧闭著嘴唇的由贵子,感到太过羞耻,又抵受不了圭介舌头的刺激,她也张大了小嘴,通红的脸颊扭向了另一边。

  圭介再用唾液充分润湿由贵子的肛门,然后将自己的食指,由浅入深地向肛门插进。

  「啊。。。。。。你不要这样,停手。。。。。。」由贵子像拒绝似地收紧肛门说。

  「你放松一下啦。。。。。。」圭介强行将手指插进。

  「啊。。。。。。讨厌。。。。。。」被圭介手指侵犯了肛门,由贵子无力地挣扎著。她汗流满面,披头散发,拼命地挣扎,苗条修长的大腿也不停地战栗,哆嗦。

  圭介觉得肛门要比阴道狭窄得多,不觉得有什么温度、润滑性。。。。。。。

  不久,他的整个手指都插了进去。

  「晤。。。。。。」由贵子已经出了声,他的体内像被刺进一根木条,她不能动弹,全身肌肉顿时僵硬了。。。。。。

  圭介再将大拇指插入她的阴道,两根手指捏住阴道与直肠之间的肌肉,不停地爱抚。

  「啊,啊。。。。。。」由贵小摇头,身体挣扎著,搞乱了一身整齐的校服。

  圭介插入的两根手指继续蠢蠢欲动,且一面舐著阴蒂。同时又伸出另一只手,卷起由贵子身上的校服,去揉摸她的乳房。

  接著圭介从阴道中抽出自己的大拇指,他那食指也慢慢地从肛门拔了出来。

  由贵子有排便似的感触吧,她用力地收缩著肛门。她的肛门一张一台,好像一朵花蕊,震栗著恢复了原状。

  圭介的食指又粘滑,又发臭。不过圭介最爱的就是由贵子身上的东西,闻到了异味并未引起他的不快。

  「喂,这么臭的部位,我还舐过了哩!」圭介将自己污浊的手指按向由贵小的鼻尖。

  「哇。。。。。。」由贵子惨叫起来,将脸颊扭向了另一边。圭介看看由贵子那尴尬的表情,嘻笑著。不一会儿,他拭干净自己手指,跨在由贵子的胸部上。

  「喂,现在该轮到你来替我吹箫啦。」圭介将阴茎顶住由贵子的红唇说。

  「唔。。。。。。」由贵子虽然被迫含了几次,但她实在不喜欢这种口交方式。

  那怕圭介的阴茎多么清洁,在她的印象中那始终是一贝排泄的器官,况且,当年圭介车伤住进医院时第一次替圭介吹箫,她还呕吐不止哩,此情此景,她至今没有忘记。

  「你以前替我舐过啦,可是舐来舐去我都不过瘾呀。。。。。。」

  由贵子的感觉大概麻痹了吧!只见她伸出舌头胡乱地舐了起来。大胆地舐向圭介的肛门。

  「你再舐向里面一点啦!」圭介说著,拚命地放松肛门入口肌肉,好让由贵子的舌头伸进去。

  由贵子的舌头果真浅浅地舐了进去。

  由贵子急促的呼吸,令圭介感到腿间又热又湿。

  圭介忍受不了那种奇妙的刺激和快感,他终于将腰身坐了起来。

  由贵子也好像如释重负,她满脸通红,呼哈呼哈地喘著粗气。

  「好啦!让我射一炮吧!」圭介细声地对由贵子说,他要精疲力尽的由贵子俯在地上。

  「我想从后面来呀,你将屁股翘高一点呀!」圭介掀开由贵子的校裙,说是要从后面向她进攻。

  由贵子的两手撑在榻榻米之上,低著头、高高地突著自己的臀部。

  由贵子那雪白的美臀,像去壳的鸡鹤蛋一样的嫩滑。圭介托住她的臀部,勃起的阴茎从后向她插去。

  不知是期待还是惧意,就在将要插入的瞬间,由贵子的臀部不停地震动著。

  圭介并末立即插入,他像要慢慢体味个中的滋味,慢慢地蹲下自己的腰身。

  「噢!」当被插入的一刹那,由贵子叫出了声,全身肌肉一阵紧张,腰肢也弯曲了起来。圭介的下腹部,完全压在由贵子的美臀上,他感到又圆又有弹性的美臀,便更加用力地压在由贵子身上。

  不久圭介开始一前一后地挺动著腰身。

  「啊。。。。。。噢。。。。。。」由贵子咬紧牙关,紧闭著嘴唇,终于她也忍受不住,配合著圭介有节奏的动作,她也开始有规律地呻吟。

  粘膜的摩擦,发出辟嗒辟嗒的声浪,溢出的爱液将圭介的阴囊都弄至湿湿滑滑了。

  「你觉得舒服吗?你也试著扭动一下吧?」圭介屏息静气地说。不久,他整个身体都压在由贵子穿著校服的背上了。

  接著圭介又伸出他的双手,抓住由贵子的一对乳房,像要将由贵子压成肉饼似的,继续活动著腰身,继续向她压了下去。

  「啊。。。。。。啊。。。。。。啊。。。。。。」由贵子被搞到已经喘不过气来,她缩起两只脚,拚命地挣扎著身子。

  由于是从后向她插入,由贵子受到了最大的刺激,圭介也感到特别销魂。。。。。。

  在不知不觉间,由贵子自己也主动地一前一后地摇动著腰肢,开始配合圭介的冲刺。大概她是无意识地配合吧,她已不再有痛感,反而自然而然地萌生了快感,因而她才会扭动著自己的身体。。。。。。

  「唔。。。。。。要射出去啦。。。。。。」圭介的脸颊埋进由贵子的长发之中,一面嗅著秀发甘香,同时也加快了冲刺动作。

  圭介突然全身充满激烈的快感,接著精液就像热浆糊似地喷射进由贵子的体内。

  「啊啊。。。。。。」由贵子抖动著全身,她在不停地喘息。大概她觉得精液喷到了子宫口了吧!她的高潮似乎还没有完,阴道在阵阵的收缩,她的情绪一时非常高涨。
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圭介体味看阴茎搏动的快感。待到精液都被榨干时,他便停止了动作,整个肉躯压在由贵小的背上。

  由贵子仍在呼吓呼吓地喘气,她已精疲力竭。她稍微扭动一下身体,全身的肌肉就会敏感地痉挛。

  「全部射进去了吗?你觉得舒服吗。。。。。。」由贵子问。

  圭介为由贵子一反常态的反应感到十分惊奇。

  也许由贵子自己也觉得不知如何是好了吧!自己内心是很想继续抗拒圭介,但是如今竟糊里糊涂地被圭介诱人了一个未知的世界。

  过了好久,圭介才慢吞吞地起身,慢慢地将插入的阴茎抽出。

  「啊。。。。。。」由贵子细声地呻吟著。圭介的阴茎一抽出,精液混合著自己分泌的爱液,顿时向阴道口倒流了。

  圭介再度让由贵子脱下制服与校裙,让她全身赤裸,然后扶著摇晃著身子的由贵子进了浴室。

  圭介家里的浴室,全部用扁柏木板间隔,相当之宽敝。洋溢著柏木的清新香味,足以容纳两三个人同时入浴。

  圭介替由贵子清洗著身体,他自己也洗干净之后,两人便一同泡浸在浴槽中。

  接著他吻著仍在发呆的由贵子,两人舌头舐著舌头,圭介的手摸向她的腿间和乳房。

  「唔。。。。。。」由贵子喘著粗气呻吟看。

  不久两人出了浴槽,圭介坐在地板上,而让由贵子坐在浴缸边沿。

  「你的腿张开看看!」圭介一说,由贵子毫不犹豫地在他面前叉开了双腿。大概由贵子被人看她的大腿也习惯了吧,况且现在刚刚造爱过,身体与脑际都还是模糊一片。

  「快呀,你就这样小便吧!」圭介的手指插进她的裂缝说,由贵子顿时如梦初醒,羞怯地瞪大了双眼。

  「你不想对著被你憎恨的我小便吗?喂,快尿出来啦!」圭介也睁著大眼。他不敢让由贵子台上双腿,索性扑向她的腿间,抱住她的双腿。

  「你这样搞法,我无法小便。。。。。。由贵子小细声说。

  「不行,你要这样放尿!我要看千金小姐放尿!」

  圭介是言出必行的,他提出要做的事也一定要对力做到,他才会甘心罢休。

  「现在,你也没有什么好害羞了吧?或者,你干脆对我说:你就是不放尿。。。。。。」

  「哇!」

  圭介突然在由贵小雪白的大腿咬了一口。由贵子惨叫著挣扎,几次试图要推开圭介的脸颊。

  圭介还是咬住由贵子丰满的肌肉,他欣赏著她那肌肤的光滑和弹力,以及观察著由贵子的反应。若是她允许的话,圭介会咬住她大腿的肌肉不放的。

  「啊。。。。。。你不要这样啦。。。。。。不要咬我呀。。。。。。」由贵子断断续续地说。这与其说是害羞,倒不如说是她忍受不了肌肉的痛楚,又怕肌肤上会留下一道道的齿痕。

  「好啦,好啦,我只是想试探一下而已!」圭介松口了。由贵子雪白的大腿上留下少许半月型的齿痕。

  不久由贵子仰脸一笑,出现两个酒窝。不过脸颊的肌肉还是很紧张。

  由贵子这时感到膀胱发胀,她忍尿子好久,现在是真想排泄了。

  但是,她拚命放松自己,就是排不出尿来。即使有尿排出,也一定会撒在坐在她前面的圭介身上吧!她最憎就是这一点,她不想对圭介言听计从。所以不想在他面前排尿。

  由贵子作梦也没有想到,在自己的人生中,会有这么蒙羞、做出如此愚蠢之事的一天。

  「还不排尿吗?你排不出来的话,我用口替你吸吧?」

  「你不要这样,你不要碰我。。。。。。」

  接看,由贵子大概实在尿急啦,尿液终于喷射而出,而且闪闪发光哩!

  「啊。。。。。。真的。。。。。。排尿啦!」

  由贵子紧闭起双眼,面红耳赤地说,她将脸扭向了另一边。

  尿液一发不可收拾,直射圭介的胸前,顺著圭介的胸部一直流向他的腿间,尿液还是温温热热的。

  「啊。。。。。。真羞死人啦。。。。。。」由贵子说。

  圭介闻到了一股独特的尿骚。他体会到尿液流过自己肌肤时的快感,由贵子羞羞嗒嗒的表情,也令他激烈地兴奋起来。

  「你的尿液是不会污浊的,让我饮一口吧?」

  「不要呀。。。。。。蠢猪!」

  由贵子说完猛一转身,这时尿液左右喷射,流得一塌糊涂。

  但是,似乎一下子就尿完了。只是有多少尿滴流向大腿内侧而已。

  圭介的脸仍旧伏在由贵子湿湿的腿间,舐著她那略带咸昧的小阴唇的内侧。

  「啊。。。。。。不行呀。。。。。。」由贵子扭动著腰肢挣扎,拚命地想要推开圭介的脸。她决非特别对圭介不放心,只是觉得太过肮脏及行为下流,令她忍受不了。

  不多久新鲜温热的尿滴都被他舐干净了,圭介这才抬起头来说:

  「我一想到你是个千金小姐,便觉得你身上的一切都是香的、甜的!若不是我,不论你以谁为恋人或者丈夫,他们都决不会替你这样服务,由此可见,我是多么值得你爱的一个男人啊!」

  「。。。。。。」由贵子沉默著。她觉得圭介的举动决不是爱的表现,而只不过是一种变态行为。

  不久圭介又站了起来,他要拥抱著由贵子深深接吻。

  「唔。。。。。。」由贵子想到圭介的嘴巴刚才舐过自己的尿液多么污浊肮脏。。。。。。她见圭介努著嘴向她吻来,她愁眉苦脸地将头扭向另一边。

  圭介也不得不立即将臭嘴巴离开。尽管不能亲吻由贵子,圭介还是要她坐在地板上,而他自己则坐在浴槽的边沿,叉开双腿。

  接著他要由贵子长时间地替他口交,最后则在由贵子的口腔和脸上射精,终于满足了他这一天的兽欲。。。。。。

  「你大概被我弄得兴奋到了极点吧!你还不爱我吗?」

  圭介在由贵子面前,厚颜无耻地求婚。

  「。。。。。。」由贵子只是继续保持沉默。她怎么能爱上这样的淫兽呢?

  「你打算如何呀?你那些种种见不得人的表情、丢人的举动,我都摄入录影带啦,这一切都是为了不让你和除我以外的男人在一起。。。。。。」圭介说。

  「那末,我宁可一辈子也不结婚。。。。。。反正我的身体也是不干净了,不漂亮了。。。。。。」由贵子的双眼泪水汪汪、小声地说。

  「你若不快点给我作出决定,你家即使有警察设防,我也有办法。。。。。。」

  也许你喜欢